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研究 > 人文社科  
 
学术研究
妇女健康
妇女教育
妇女经济
妇女环境
学术交流
妇女法律
妇产医学
心理学
社会学
教育学
人文社科
居家养老
 
人文社科

关于当代女性角色紧张的社会心理分析

发布日期:2013-08-21

 


关于当代女性角色紧张的社会心理分析


韦澍一

 


【专题名称】妇女研究

【专 题 号】D423

【复印期号】1995年01期

【原文出处】《社会科学战线》(长春)1994年03期第114-118页

【作者简介】韦澍一 东北师范大学德育教研室

 

    社会学

    男人和女人共同创造了人类文明,文明却赐给它的缔造者不同的命运。多少世纪以来,男人是社会地位和事业成功的象征,一统天下的气质,女人则是家庭工具的角色。当人类解放的旗帜亮出,特别是妇女解放的号角吹响,女人终于走出幽禁已久的闺房,到社会的广阔天地一展风彩。然而,新的困境随之出现:事业与家庭是男人的太阳和月亮;而对于女人,则成了鱼和熊掌!

    据一份调查报告统计,在美国1000家大公司300名女高级主管人员(多数为副总裁)中,有52%过着单身生活,61%没有孩子;而同层次男子中,只有4%未婚,3%没孩子。在中国15位女学部委员和63名国家高级女专家中,多数人为了事业牺牲了个人的生活享受和普通人的天伦之乐。……当代女性生活在家庭与社会的互相矛盾中,传统的特别角色和现实的社会角色各有一套行为规范,致使承担这双重角色的妇女顾此失彼。这种世界性的现象,在社会学便称为女性的角色紧张。角色紧张实质是一种看不见的心理紧张,精神紧张。就我国来看,这种角色冲突表现在职业妇女时间上的紧张和体力上的劳碌。这是职业妇女的传统角色观与其在新的价值追求碰撞时所产生的心灵困惑和焦灼。

    任何矛盾都有正面和负面两种价值。当代妇女的角色紧张无疑使她们身陷窘境,进退两难,甚至心力憔悴。但这种现状也使人们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因为这一冲突并非妇女的个人私事,而是文明进程中人类最终结束性别分工的必然环节,是一种极严峻的文化过渡。它给妇女带来沉重的精神负担,同时也加速了男性的自审和妇女自我意识的觉醒。当然,要达到这个境界尚需漫长的历程,现实要求我们从社会的、文化的乃至人格的角度对女性的角色紧张进行理性的剖解,进而寻求切实可行的有效途径。

      一、解放:社会革命的“恩赐”与男女平等的误解

    马克思曾说:“‘解放’是历史的活动,而不是思想的活动”,马克思主义关于妇女解放的理论告诉我们,妇女解放的道路是艰辛漫长的,它需要经过三个基本历史过程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一是消灭人压迫人的社会制度,实现男女政治上、法律上的平等;二是在妇女经济独立的前提下,改变其心理素质,实现与男子在人格上的平等;三是要在生产力极大提高的基础上发展和完善人的智能,并随着男性体力优势的减弱代之以男女在社会地位上的完全平等。只有跨过人类社会的重要屏障,妇女才能实现其作为人的(而不仅仅是性别的)全面解放。

    在我国,妇女解放的第一个目标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已基本实现:政治上取得了与男子平等的地位,经济上通过参加社会劳动而自立。妇女走出了困居几千年的传统家庭,性别角色随即出现了多样化、复杂化的趋势。但是,妇女解放并没有改变在漫长历史过程中形成并凝固了的人的心理结构。因为对解放本质的陌生而导致了对“男女平等”的误解,使得女性在社会角色的扮演中迷失了目标。

    首先,在解放过程中,妇女的依赖心理由男性转向了社会,不自立的精神状态并未改变。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女人是一个整体中的一半,但是强烈地附属着另一半,虽然在这一个整体中彼此是互相需要的。”(西蒙·波娃)西方的妇女解放运动是在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和人道主义思想指导下兴起的,它虽然经历了由“社会——家庭——社会”的曲折反复,但毕竟在致力于自我的独立。而中国女性的翻身解放则直接受益于民族民主革命,即随着阶级剥削和民族压迫的解除,她们才获得了与男性平等的社会权利和待遇,因此,中国妇女缺乏西方女性那种痛苦的自我追寻过程,在心理上没有建立起自觉的主体意识。一方面,中国妇女做着近乎传统的妻子母亲,另一方面她们在国家指定的工作岗位上“挣钱吃饭”。然而,当历史发展到今天,当竞争机制代替了绝对平均主义的保护政策时,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妇女。过去那种“一切有政府”、“一切为国家”的信念被击碎了,面临优胜劣汰的局面她们只有更加努力地干,灵活地变换和丰富自己的角色。但长久的依赖心理使她们无论在主观上,还是在客观上都难以适应依靠自己的现实,进而滋生出紧张焦躁的情绪,甚至把工作和家庭对立起来。

    其次,社会革命“恩赐”的解放使中国女性被动地接受引路者灌输的平等思想,缺乏对自身、对男性的客观认识。被压迫命运的改变如此迅速,以致于她们过份沉浸于翻身解放的喜悦而怀着对新社会感恩戴德的心情走出家门。进入社会,广大妇女显示自身能力和表现社会价值的心情非常迫切,甚而发出了“男人能干的女人一样也能干”的挑战,在一切领域,一切工作上向男性看齐。这种以男性为行为导向和价值尺度的“平等”不啻把职业妇女引入了角色冲突的误区。在生产力水平,特别是科学、技术水平还没有消除由性的自然差异带来的社会劳动能力的差异时,这种作法势必扭曲女性特殊的生命活动方式。那些盲目追赶男子的“铁姑娘”、“女突击队”往往以完全放弃家庭幸福为代价,女性不仅没有获得自由的发展,反而丢失了原有的一些美好品质,直至影响她们完成人类再生产的艰巨任务。绝对意义上的“男女平等”终于把妇女引入了两难处境:她们永远也做不成真正的男人,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人,又找不到一个崭新的,具有主体意义的自己。

    第三,社会革命对妇女解放的“恩赐”淡化了女性的自我反思。因为缺乏为自我解放斗争的压力和经验,因为社会上还存在着事实的不平等(即马克思所说的,在真正实现了权利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由于权利的本性在于以同一尺度对待各不相同的人,因而平等权利还会掩盖着事实上不平等的内容),压抑了女性主体意识的萌动,她们不是用自己的眼睛而是用男性的眼睛来观察自己,因而难以实现与男性人格上的平等。这大大制约了妇女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的提高,影响了她们性别角色的转换,以致于有些人不思进取、得过且过或盲目乐观,丧失了解放的内在生命力。当社会发展要求妇女独立自主地选择和扬弃时,她们便显得无所适从,迷惘空虚。

    应该指出的是,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远远没有解决在总劳动支出中占相当比例的家务劳动问题。家务劳动作为人类活动的一种形态,首先是与妇女联系着的,成为她们传统生活的主要内容。家务负担越重,妇女越与社会隔离,其“愚钝”性越增强,自身素质的提高越慢。由于解放没有也不可能同时带来高度的现代化,妇女在解放过程中获得的既不是一种角色向另一种角色的转换,也不是传统角色负担的相对减轻,而是在原有的负重之上再加一付担子。其结果,有些妇女不堪两难只好退回家庭,宣告对自身解放的放弃;另一些事业心较强的女性则会对丈夫、孩子怀有深深的负疚感而造成心理失衡,甚至忍痛放弃家庭生活而成为孤独的“社会人”。这样的女性人格同样是不健全的。

    社会革命给妇女带来解放也将妇女引入角色紧张的困境,我们并无意否定社会解放的成果和功绩。毕竟,这种解放使妇女由工具复活为人;毕竟,解放丰富了女性的角色体验。人们要做的,是对这种解放的理性认识和能动把握,认识到“男女平等”只是妇女解放的一个基本目标而非最终目标,认识到妇女解放的根本是人的解放,女性的新角色必是有自己特色的人的角色,从而向人格的切实解放迈进。

      二、文化:观念的超越与传统的惰力

    人类的性别角色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是文化的人工产物。一种文化一旦形成便具有强大的传播性和因袭性,直至以集体无意识的方式刻在人们的头脑深处,制约着人们的思想和行动。从这个角度看,现代女性的角色紧张便不仅仅是一种表层社会现象,而是社会文化变更过程中的一种必然,是人类突破男权文化,实现真正解放的一个前奏。

    远古时期,男女互有差别,互为补充,彼此依存,共同主宰生活,权力也基本相等。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产生,父权统治了世界,从而导致了女性的“世界性失败”,妇女的活动领域完全回缩到家庭中去。男子通过社会劳动、阶级斗争实现了自己的社会化;同时,女人也通过父权家庭实现了自我的私人化。男女之间遂形成一种统治与被统治、主人与奴婢的不平等关系。妇女解放的成果在于动摇了这种关系,但并没有根本改变父权文化在人们心理结构中的地位。传统观念对现代妇女角色的认定具有很大的偏狭性。

    (1)男权文化在传统上为男女两性建造了两个不同的价值体系,在现代则形成对女性的双重评价标准。现代妇女既然走进社会,进入传统男性的活动天地,她们就必须同男人一同进取和竞争,把事业上取得成就作为存在价值和人生意义的最高体现。而社会对她们不愿改变固有的女性价值规范,如温柔贤惠、善持家务等等,如果不符合这些标准,就得承受来自舆论和内心的巨大压力。近年来,在理论界颇有市场的“事业强者十贤妻良母”的公式,就是这种双重评价标准的形象注释。双重评价的导向和趋动,必然使广大妇女超负荷运转,她们的精神很难不为自己反差太大的角色更迭而紧张了。

    (2)传统男权观念制约着男性对女性社会角色的认同。尽管现代文明冲垮了封建思想的堤坝,多数男同胞也拒绝承认自己的大男子主义,但在实际生活中,他们仍习惯于把女性看作性的载体。在事业合作、思想交流甚至友谊交往时,他们已比较倾向接受那种具有现代风采、敢想敢干甚至有点“男性化”的新型女性;然而具体到家庭生活,他们又要求妻子温柔贤淑、做个十足的“贤内助”。这种角色期待给妇女寻找自己的角色定位带来了困难。人类毕竟是两性共存的社会,没有一性对另一性的依赖、合作,社会就不能存在和发展。女性面对男性自相矛盾的角色期待,往往进退维谷,并因此而导致婚姻破裂的不乏其人,有些妇女竟以独身来逃避这种困窘。

    (3)男性文化制约着妇女对自身的价值认定。许多女性面对事业选择时唯恐严酷的竞争会削弱自己原有的女性气质,紧张忙碌的社会生活侵占了从前细腻柔和的感情世界,使自己失去作为女人独有的“可爱”。因此,女性在社会化过程中放弃的一些传统品质往往是男权文化极力推崇的,这就使她们陷入取亦不是、舍亦不是的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