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 > 新闻  
 
新闻
新闻
客户案例
聚焦妇专委
 
新闻

女童权利与发展新观察

发布日期:2013-05-30

        儿童的生存与发展不仅是儿童问题,也是社会问题。正因为它是社会问题,所以必须面对“平等”的审视,也必然面临“公平”的考量。

        “平等”的审视使儿童问题的观察离不开性别平等,由此,女童的权利保护和发展现状成为我们的重要关切点。我国女童“平等兼优势”的生存状况令人欣慰,而女童的性别平等意识整体上优于男童,也见证了我国推动性别平等的持续努力。那么,女童 “平等兼优势”表象背后还存在哪些不平等的隐忧,她们当下的“平等兼优势”能否转化为未来的“平等兼优势”,时间和现实的双重考验依然严峻。

        “公平”的考量则使儿童问题的思考必须面对儿童群体之间的不公平,由此,“差距”成为观察儿童发展的另一个维度。我们发现,不同儿童群体之间的差距呈现出复杂的多样性,这里既有交织在性别差异上的城乡差距、地域差距、国别差距,也有正常儿童与特殊儿童在社会资源获取机会上的差距,还有普通儿童与留守儿童在身心成长环境上的差距。

        保护女童权利,见证平等理想,需要更多创新的思考;推动儿童发展,缩小多元差距,也需要更多智慧的实践。因此,如何把爱与关怀、尊重与赋权渗透在学术思考、实践推动、政策倡导全过程,将是一份不可能轻松结题的报告。

中国女童的基本权利与性别观念

        当代中国女童生存发展状况如何?与男童相比是否处于劣势?女童群体的内部分层差距如何?本文依据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儿童专卷的调查数据,分析了10周岁~17周岁中国女童在生存、发展、保护和参与方面的状况,并重点考察了儿童的性别观念。研究表明,虽然女童整体的基本生存状况和发展水平良好,但女童“平等兼优势”现状背后仍有很多问题需要理性思考。

        女童的权利与妇女的权利相互依存,女童问题既是儿童问题更是妇女问题。为了解当代中国女童的基本生存发展概貌,2010年实施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专设了儿童专题调查问卷。调查对象为10周岁~17周岁居住在家庭户内的儿童。调查回收使用的有效问卷数量为19893份,其中女童为45.6%,男童54.4%,城乡儿童比例基本相当。
本研究围绕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所规定的儿童基本权利即生存与健康、教育与发展、保护、参与四大领域展开,并重点关注女童的性别观念与态度。

女童的基本权利状况及其对比

——女童的生存
        调查中,我们用营养分配与生病治疗情况这两个指标来衡量女童的基本生存健康状况。女童的营养分配可获得比例较高(约8成),与男童大致相等,没有明显的性别差异。城乡之间表现出一定差异,农村女童能吃到三种营养物质的比例不仅低于城市女童,也比农村男童略低。在生病治疗方面,绝大多数女童能得到及时治疗(98.5%),与男童相同。农村女童能得到及时治疗的比例与城镇女童的比例及农村男童比例相当。
——女童的发展
        研究表明,女童在学状况和学业表现优于男童。女童的学业优势,无论城乡、并且无论女童处于哪个年龄段均有体现。女童当班干部的比例(城镇53.0%,农村35.9%)高于男童(城镇42.4%,农村32.3%),但女童群体内部的城乡差异比较明显。
女童在教育学习资源的占有方面情况相对良好,但城乡之间的差异比较显著,农村女童普遍比城镇女童拥有较少资源。其中,儿童的电脑网络利用情况存在较大的性别与城乡差异。城乡女童从不上网者的比例均多于男童。城镇女童多数在自己家上网(85.3%),农村女童的这一比例为47.8%,而在网吧上网的农村女童比例(16.8%)远高于城镇女童的比例(3.9%)。这可能主要与农村家庭电脑网络没有普及有关。
此外,女童有较高的学历期待。城乡均是希望读书到大学及以上的女童比例较高;城乡男女童之间的性别差异不明显;农村女童希望读到大学的比例高于城镇女童9.5个百分点,而希望读到研究生比例低于城镇女童17.7个百分点。
——女童的保护和参与状况
        儿童保护的调查数据取得比较困难,但本次调查就体罚和性骚扰问题对儿童进行了问卷。结果表明,女童比男童更少受父母体罚,同时,同性之间的体罚比异性之间的体罚多。
儿童家务劳动参与状况有性别差异。概言之,无论城乡,女童平时在家干活比男童多;城乡相比,农村女童在家干活比城镇女童多,农村男童干家务也比城镇男童多。
        女童在涉及自己问题的事务决策上,参与机会比男童略多。女童能够参与升学择校、课外补习、朋友交往等与自己有关的事务决策的比例分别为74.4%、88.7%、92.2%,均略高于男童。女童在朋友交往、购买衣物、课外学习中能参与决策的机会多于升学择校和父母到外地工作中的决策机会,其中,只有超过一半的城镇女童和4成多的农村女童能参与讨论决定父母到外地工作,但均稍高于男童的比例。

女童的性别观念及其比较分析

        儿童时期是价值观念包括性别角色观念形成的一个重要时期。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儿童问卷设计了涉及性别观念的问题。
——女童更不认同性别刻板印象
        关于对儿童人格特质的性别刻板印象,问卷针对10周岁~17周岁儿童提出5项提问,从对“男孩女孩一样聪明”、“男孩女孩都能学好数学”的回答可看出,在绝大多数儿童对此持有较为平等的性别观念的同时,女童比男童对能力平等观念的认同更加强烈;城镇儿童比农村儿童对能力平等观念的认同更加强烈。对“女孩不应该太淘气”“男孩应该坚强”“男孩要有男孩样,女孩要有女孩样”的回答显示,无论男女,当代儿童对男童坚强的人格特质依然有较高认同,但对女童的活泼个性也有一定程度认同,同时对男女童的行为模式有性别刻板印象;相比女童,男童对人格特质所持有的性别刻板印象更为强烈。
——女童更认同两性能力平等
        关于性别角色分工观念,问卷中针对14周岁~17周岁儿童提出6项问题。对“女人的能力不比男人差”“男人也应该主动承担家务劳动”“在领导岗位上男女比例应该大致相等”这三个正向问题的回答显示,绝大多数儿童认同男女能力和角色分工平等观念;女童比男童的认同程度更高,城镇儿童比农村儿童认同度更高。同时,对“男人要以社会为主女人要以家庭为主”“挣钱养家主要是男人的事情”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这三个负向问题的回答显示,儿童对传统性别角色分工的认同度较低,其中农村儿童比城镇儿童更认同传统性别角色分工;男童比女童对传统性别角色分工更为认同。此外,父母的受教育程度越高,儿童越倾向于平等的性别观念。
——女童对性别平等/男女平等知识理解程度较高
        从整体看,83.3%的女童了解性别平等/男女平等知识,较男童高4.2%。分城乡来看,了解的比例分别为城镇女童(86.9%)、城镇男童(82.1%)、农村女童(79.7%)、农村男童(76.3%),基本趋势是城镇儿童了解程度高于农村儿童,女童了解程度高于男童。性别/男女平等知识了解的性别差异可能与儿童对知识学习的主动性和关心程度有关,而这种对性别/男女平等知识的主动性和关心程度,也可能与社会对女性的隐性歧视导致女童对此类知识更敏感和重视有关;知识掌握的城乡差异则可能与城乡环境、接受相关知识的途径和可能性差异有关。

关于女童“平等兼优势”的思考

        综上所述,与男童相比,女童的地位和状况可概括为“平等兼优势”,然而,这是否就意味着中国女童的生存发展不存在问题呢?回答是否定的。当性别问题镶嵌在城乡、地域、民族差异中并与这些因素相互交织时,女童问题的分析需要更加细致,需要更加关注女童群体的内部分层,特别是女童中的弱势群体。
        在此,特别需要讨论女童“平等兼优势”状况与女性成年后比男性弱势所形成的反差。女童的“平等兼优势”状况与中国特有的国情有密切关系,如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快速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新中国成立以来男女平等思想的普及;独生子女政策等客观因素,都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女童生存发展与男童相对平等的“幸运”。当然,女童自身的一些身心特质、自信自强的品质以及目前教育制度中易于适应的机制等,都是造就女童学业表现能够不逊于男童的因素。
        将女童状况与成年妇女地位相结合来思考男权社会文化制度时,或许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理解女童到女大学生为止的“优势”和女性成年后沦为弱势的落差。另一方面,女童尽管在生存和受教育方面与男童基本平等,其所处的环境也影响着她们的生存发展并导致群体内部的分化;学校特别是教师的言行、父母的言行、父母的性别观念和态度等因素,都造成了女童群体内部在生存发展上的差距。女童弱势在中国更多地体现在家务分工、时间分配、以及家庭与社会的性别意识上,同时也表现在女童内部一些群体如农村、欠发达地区和这些地区的少数民族女童等身上。因此,国家和社会也需要更加关注这一部分弱势女童的生存发展,并通过贯彻男女平等基本国策来不断优化女童的生存环境。
本文是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新时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研究”(编号:10@ZH020)的阶段成果。
(作者为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 和建花)

责任编辑:admi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