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 > 新闻  
 
新闻
新闻
客户案例
聚焦妇专委
 
新闻

一群家政女工的戏剧工作坊

发布日期:2012-12-06

    三块旧毛毡一拼,就是她们的舞台。没有光亮的演出服,她们的穿着非常朴素。从外表上看,她们像城里人,但她们开口说出的话告诉我们——她们是一群来自不同地区的外乡人。
    她们的职业是家政服务员。但在这里,她们还有一个身份——“地丁花”剧社演员。
    “地丁花”,一个主要由家政女工组成的非职业剧社。
    利用周末休息时间,这十几位在京打工的姐妹们,兴冲冲走进了东城服务中心的一座小楼。在这里,“地丁花”新一期戏剧工作坊开始了。
    十几个人围坐一圈儿,表演就开始了。来自中央戏剧学院的赵志勇老师一声令下,两位“演员”旋即在毛毡上打起滚儿来,其间伴随着同伴们的各种“怪叫”,啊……哈……嘿……乌拉……甚至还有机关枪扫射的声音……“你们俩的任务就是打滚,怎么滚都行,最主要是把身体打开。”赵志勇叮咛着。
    “滚”了两分钟,两位“演员”身体开始发热。“有啥感觉?”老师问。“除了出汗,还捏了一把汗。她们的叫声让我觉得心里发紧。”其中一位说。另一位则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种寻找空间感、接触感的训练,对这群打工姐妹们来说,的确感到有些发懵,时常还会笑场,虽然她们当中大多数都是“老演员”了——去年,她们排练了一出话剧《我的尊严和梦想》,并且已经公演过三次了。
    俩小时不知不觉过去了,大家伙儿丢掉了最初的拘谨、羞涩,肢体放开了。于是,赵志勇老师带领大家进入了下一个环节——即兴创作。
    刘连香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三年前与丈夫离婚,只因未能生儿子。之后来京打工,含辛茹苦独自抚养两个女儿……她语气很平静,对那段痛苦往事也许早已释然,不过姐妹们听着却有些义愤填膺。
    经过一番剧本、台词设计之后,四位演员登场了——前夫、妻子和两个女儿。道具很简单,三把椅子。她们在这个简陋的空间开始了一场关于婚姻和家庭的悲情演绎。
    四位演员各自带着不同的口音,福建味、东北腔、内蒙调儿……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们彼此的配合,尤其是饰演丈夫的张巧娥,将一个重男轻女、毫无家庭责任感的“坏丈夫”形象刻画得真真儿的,让人“恨得牙齿痒痒”。饰演小女儿的蒋秀华入戏最深,一登场,怯怯地重复了几句:“爸爸,你真的不要我了么?”听得众人眼眶湿润、鼻子发酸,而她自己早已是眼泪汪汪。
    “我就是要争口气,告诉他,女人离开了男人,不会流落街头,相反会开始新的生活,而且生活得更好!”妻子的一番独白,结束了整场戏。几秒钟静默,大家伙儿似乎还沉静在戏剧氛围中。旋即,掌声响起。
    这只是一次简单的排练,却令表演者、观者动容。只因这是她们自己的生活与故事。
    “聊天是我们工作坊的一个重要内容,故事素材积累多了,就发展成一个剧本,也是一种集体创作吧。”赵志勇老师说。从这个剧社去年10月份成立,他就义务担任了指导老师,还带着自己的两个学生。
    他至今记得这些打工姐妹们讲述的各自遭遇,比如,有的在雇主家擦地板时没有跪着擦,结果遭到斥责,其实她是膝盖受过伤,没办法跪着擦;有的雇主住着大别墅,要求她开口、闭口称呼“老爷”、“太太”,吃饭时还得站在身后随时伺候着,虽然工资很高,但她最终还是离开了,只因受不了那样的歧视……
    接触多了,赵志勇老师对家政工这个群体了解也多了一些,“雇主与家政工之间需要沟通,之前她们往往不敢去表达,所以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解、委屈。现在,她们懂得了这一点,敢于向雇主讲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这也是她们参加‘地丁花’的一个收获。”
    像去年推出的《我的尊严和梦想》一样,剧社今年将集体创作一出新剧。“明年三月,我们将参加第五届非非戏剧季的演出!”剧社负责人闫成梅难掩自豪。
    排练结束,天色已晚。张巧娥和两个姐妹结伴而行,她说:“这个剧社就是好,不仅让姐妹们心情高兴,也会让其他人了解我们家政工的苦与愁、喜与乐。”
来源:北京日报;作者:汲传排 李红艳;2012-12-5

责任编辑:admi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