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 > 新闻  
 
新闻
新闻
客户案例
聚焦妇专委
 
新闻

横跨4省拐卖妇女团伙利益链斩断

发布日期:2012-11-29

    仅2011年4月至7月间,横跨河北、安微、山东、江苏四省的一伙靠贩卖妇女发财的犯罪分子作案5起,涉案或参与的犯罪嫌疑人、违法分子、村民群众达50余人,被拐卖的受害妇女不仅有家难归,还饱受虐待、毒打、强暴……在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的赵集、渔沟、袁集等乡村闹的鸡犬不宁,这些利令智昏的人贩子,为的仅仅是几百元钱。
    2012年7月,淮安市淮阴区检察院在成功办理拐卖妇女团伙首犯翁朝正、贾皖仁的基础上,通过严审细查,又成功增诉钱白云、王成均、潘小梅、杨其龙、衡保伟等五名重刑犯。11月20日,衡保伟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罚金三万。此前,钱白云、王成均、杨其龙已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七年、五年六个月,并分别判处罚金三万、两万和一万五千元。至此,横跨河南、四川、江苏、山东等省的拐卖妇女利益链被彻底斩断。
谎称介绍工作找对象形成利益链
    翁朝正,化名“老张”,现年 67岁,四川人,是维系河南郑州和江苏、安微、山东这伙犯罪团伙的核心和灵魂人物。他们的主要活动范围和路线是:从河南郑州那边通过其团伙物色“货源”(被害妇女),再由翁朝正以家里亲戚找对象为由带到江苏、安微、山东等农村的几个窝点进行“找家”(销售)。
    在河南的郑州火车站,他们的主要拐卖对象是身体有残疾的人、智障妇女及精神、智力有些问题的女子,翁朝正以利益为诱饵,让卖水的张老太、卖报纸的刘婆娘、开摩的带客的王成均、衡保伟等人物色“货源”,翁对这些人承诺,他们每骗到一名妇女,给予报酬500至800元。于是这些人常以为妇女找工作为幌子,将拐骗的妇女交给老板(翁朝正),再由翁朝正、钱白云将这些女子贩到山东临沂、江苏泗阳、淮阴、涟水等乡村地下窝点出卖。
    在江苏省泗阳县来安、贾庄,淮安市淮阴区的赵集、袁集、渔沟等农村,同样有一批为利而聚的接头人,如贾皖人、潘小梅、杨其龙、周翠英等人,他们在本地,常年以“媒人”自居,在周围乡镇物色没有对象的男子,只要成功贩卖一名妇女,当地的这些人也会得到几百元或上千元左右的“报酬”。
    在利益的诱惑下,他们形成了一个利益链,河南那边的人竭力找“货源”,江苏、安微、山东等当地人则全心为这些被拐卖的妇女“找家”。翁朝正则两头跑,像一个“销售”专家,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将这些被拐妇女推入生命中这一段段不堪回首的历程。
利令智昏受害者与害人者角色轮回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农村百姓和城市底层劳动者加入到翁朝正这伙人贩子中来?据淮阴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朱小华介绍,主要还是利益的诱惑。
    据淮安市淮阴区赵集乡参与拐卖妇女“找家”的周翠英介绍,她以前不姓周,叫王翠英,自己从小就被人拐卖多次,长大后也就熟悉了这个行当,她已经是第二次因拐卖妇女入监,是个“老油条”了。“还不是因为家里困难,图那一点钱的才干这事的……”
    潘小梅,山东曹县人,以前也是被人贩子贩过来的,后在淮安市淮阴区的渔沟看好了一户人家,就安家落户了。好了伤疤忘了疼,由于和这伙人贩子熟悉,她竟然多次参与拐卖其他妇女。据她自己供述,她主要也还是图那几百块钱。
    其他参与的人大多也是这样想的,有的村民甚至认为给当地没有成家的“光棍”找个老婆也是一件积德的事。但他(她)们也许不知道,也许知道但装聋作哑,这些被拐骗来的受害女子受到的巨大伤害。
    二十三岁的孙春丽大方漂亮,和丈夫离了婚,已有身孕,2011年6月,从老家到郑州打工,到汽车站后被这伙人贩子盯上了,说给她介绍工作,每月工资2000元,后被带到一砖瓦厂房间被两名人贩子轮奸,再被“老张”和钱白云带到山东“放小鹰”,就是让她故意答应卖给人家,把钱骗到手后再设法跑出来。
    孙春丽不答应,便遭毒打;想跑,更遭毒打;晚上睡觉被“老张”搂在怀里,不从;还遭毒打。据一些目击证人说,她越是反抗越是打的利害,常常被打的鬼器狼嚎。
    陈美秋是一位只有十几岁的聋哑女,被“老张”一伙拐走后,多次遭受强暴,被解救后,只是一个劲的哭……赵珊,右手有些小残疾,这些人都叫她“小手”,也是被从郑州拐来淮阴卖的,因头脑有些问题,不容易“找家”( 被人看上),在人贩子手里,长时间难以出手,所以更是饱受蹂躏。

来源:法制网;记者:丁国锋;2012-11-28

责任编辑:admi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