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 > 新闻  
 
新闻
新闻
客户案例
聚焦妇专委
 
新闻

拓展村民自治职能 重构乡村性别文化

发布日期:2012-10-18

        乡村性别文化是在乡村地域范围内,基于男女两性社会特征、社会行为和社会关系而形成的价值观念、伦理道德、知识经验、风俗习惯、制度规范及其载体。村民自治是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确立的我国农村基层治理体制的制度性安排。在村民自治传统职能的基础上,拓展其服务性别平等的职能,有利于重构乡村性别文化。
        乡村性别文化与村民自治
        乡村性别文化是在乡村地域范围内,基于男女两性社会特征、社会行为和社会关系而形成的价值观念、伦理道德、知识经验、风俗习惯、制度规范及其载体。当前乡村性别文化滞后于经济、社会的发展,仍然建构着不平等的性别结构,不仅仅造就了女性的弱势地位,男性也受之束缚。
        村民自治是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确立的我国农村基层治理体制的制度性安排,旨在促进农民群众直接行使民主权利,依法办理自己的事情,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传统乡村性别文化中农村妇女政治参与不足、土地权益受侵害以及受传统习俗的束缚等问题的解决,农村性别平等的推进,离不开村民自治组织的参与、支持,离不开村民自治的“小宪法”即村规民约的规范化,离不开村民委员会鼓励并吸纳更多的女性参与村庄管理,促进移风易俗等。
        将性别平等纳入基层治理网络,是重构乡村性别文化的路径之一,这其中既涉及传统组织的现代功能发挥,比如基层政府、村民自治组织在传统职能基础上促进性别平等,也需要促进性别平等的新社会组织的建立和完善。
        在村民自治传统职能的基础上,拓展其服务性别平等的职能,有利于重构乡村性别文化。
        村民自治组织在实践中发挥着组织动员和资源分配等重要职能。我国实行村民自治的出发点是促进基层民主自治,推动建设社会主义民主国家。但在实践中,农民自己决定的“要办什么,不办什么,先办什么,后办什么”和政府希望的目标任务难以完全匹配,在各种经济社会发展指标的压力下,地方政府必然采取各种行政措施加强对村民自治机构即村民委员会的管理,从而增强了村民委员会的行政化倾向。再加上村民委员会是作为人民公社组织的替代组织产生的,在很多村民看来村民委员会最起码是准行政机构。正是基于这种准行政机构的认同,加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授权,传统村民自治在实践中发挥着组织动员、村庄集体资源分配、风俗引导和社会服务等诸多职能。
        将性别平等纳入村民自治的路径选择
        如何在发挥村民自治传统职能的基础上拓展其服务性别平等职能的发挥?有关性别专家指出,“社会性别是基于可见生理性别差异之上的社会关系中的构成性元素,也是一种权力关系。”实践中并不存在独立的性别制度,看似中立的制度背后都有性别元素,村民自治制度也不例外。从这个意义上说,促进村民自治服务于乡村性别文化重构,就需要将性别平等纳入村民自治,促进其发挥传统职能的同时注重拓展其促进性别平等的职能,实现村民自治传统职能和性别平等职能的有机结合。
        村民自治在组织动员方面要提高性别平等的共识、促进妇女参与村庄管理。通过村民自治对农民进行组织动员是当前乡村最普遍的动员方式,全国的农民都被覆盖在村民自治的网络中。作为推进性别平等的责任主体和主导者,基层政府也需要通过村民自治这一网络,提高农民的组织化进而实现性别平等观念的广泛传播,达成倡导性别平等的共识。同时,村民自治组织动员农民也是改变村级管理中男性大一统局面,促进妇女参与村庄管理的重要契机。村民自治机构要利用组织动员的职能,为妇女参与公共事务及村庄管理创造更多的条件。中央党校妇女研究中心在登封市周山村试点修订具有性别敏感的村规民约时,正是通过周山村村民自治机构组织村民进行培训,建构了促进性别平等的共识,依法增选了妇女村民代表,之后周山村村民新修订的村规民约将促进妇女参与制度化,“支持、鼓励妇女参政议政,在换届选举中,妇女当选村民代表比例不少于50%;入选村两委、村民组长,以及其他村民议事机构的比例不低于三分之一。”跟踪的研究和评估表明,这一规定得到了很好地执行,对促进女性政治参与和维护妇女权益发挥了重要作用。
        村民自治在资源分配方面要注重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正视妇女收入较低的现实。农村妇女经济权益受侵害最集中的体现是土地权益受损的问题,特别是通过村规民约“有依据地”剥夺出嫁女等女性群体土地权益的问题更是屡禁不止、层出不穷。村民委员会作为组织制定和负责落实村规民约的主体,要依法对妇女土地权益进行保护,防止村规民约“大于”国法的现象出现。此外,在其他资源分配方面也要注重女性同等受益,如村民自治组织承担着经济、技术支持项目(比如扶贫、技术培训等)覆盖对象的筛选工作,实践中这些项目几乎没有考虑到男女两性能否同等受益的问题,妇女很少被考虑到。村民自治组织要考虑到让男女两性在经济发展中同等受益,并且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尽量将有限的资源分配给那些最没有能力获取资源的妇女、老人和儿童群体。
        村民自治在风俗引导方面要消除具有性别歧视的陈规陋习,倡导文明新风。乡村社会中,家庭、生育和婚姻习俗都带有强烈的男孩偏好色彩,比如男娶女嫁的婚嫁模式、生儿子传宗接代等,都强调了男性的主体性与不可替代性。基层村民自治组织可以引导村民变革这些陈规陋习,倡导移风易俗。在登封市的实践探索中,该市西窑村有一个习俗是生了孩子之后胎盘要埋起来,但埋胎盘有男女之分,传统习俗是要把男孩的胎盘埋到院子中间,要男孩长大后顶天立地,而女孩的胎盘则要埋在厕所边,因为女孩长大后,早晚是别人家的人。要是把女孩的胎盘埋在院中间,就会压住这家的地气儿(运气),生不了男孩,即使家里有了男孩也会多灾多难。西窑村村民自治组织利用该村吴变玲家生女孩的机会,在性别专家的策划下,举办了专门的“埋胎盘”仪式,将女孩的胎盘也埋在院子中间。这个仪式就是村民自治活动进行性别平等风俗引导的成功实践,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村民委员会正在依据新村规民约变革具有性别歧视的陈规陋习,引导村民树立文明新风。
        村民自治组织在村级社区服务方面要注重女性参与管理。村级社区服务是村民自治组织在村级范围内组织村民进行相互帮助、相互服务,从而提高农村社区抵御风险能力,促进劳动力资源合理利用。相比较正式的村民自治组织,这种服务多是自发的,村委会发挥着组织、引导的作用。在实践中这种社区服务工作多由女性承担,而男性更多地承担的是组织者、管理者角色,男性的地位、评价等都较女性高。村民自治组织要通过组织、引导等方式,促进女性更多地通过锻炼参加到管理工作中来,促进男性也更多地参与社区服务工作。
        总的来说,村民自治组织要将性别平等纳入到既有的组织动员、资源分配、风俗引导和村级社区服务等职能上,打破各种具有性别不平等暗示的风俗习惯、制度规范和角色分工的束缚,维护妇女的权益,促进妇女的发展,建构先进的乡村性别文化。
                                                                                                                                                                       来源:中国妇女研究网 南储鑫 2012年10月17日

责任编辑:admi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