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 > 新闻  
 
新闻
新闻
客户案例
聚焦妇专委
 
新闻

国际视野:添些女老板,欧盟要犯难

发布日期:2012-09-27

        在欧洲央行宣布购债计划和欧洲稳定机制获得批准之后,风雨飘摇的欧元区陷入了反常的平静。无论平静能否持久,生活总要继续,被债务危机掩盖的其他议题近日纷纷浮出水面。英国、荷兰等九个欧盟国家最近联合上书欧盟委员会,反对欧盟在大企业领导层设定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女性配额。
        欧盟委员会原计划于10月启动有关女性董事配额的立法程序。按照相关的法律草案,到2020年1月,欧盟27国的上市企业中,女性董事的比例不得低于40%。这项条款主要针对企业员工超过250人、年营业额超过5000万欧元的大公司。欧盟委员会希望通过设定一个泛欧的标准,推动决策进程中的性别平等。
        有关女性董事配额的争论,主要停留在社会上层。经济界坚决抵制,政府内部意见不一。支持者认为,企业内部确实存在性别歧视,需要以立法形式推动性别平等。反对者认为,政治应该远离企业决策,鼓励企业自行制定灵活的配额。折衷者认为,40%的下限过高,适当降低底线或宽限时间,有望获得更多支持。
        实现决策进程的性别平等,是欧盟 “2010-2015性别平等战略”和“2020战略”的一部分。男女平等的诉求符合政治正确的原则。九国反对的主要理由是,有关女性配额的针对性措施,应在国家层面上设计和执行。女性配额的倡导者对于各国采取立法行动的主动性表示失望。如果成员国早有作为,何需欧盟出面?在过去十年中,欧盟一直尝试推动企业作出承诺,主动提升女性在领导层的比例,但是收效甚微。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中,目前只有法国和奥地利等七个国家以立法形式确立了企业领导层的女性配额。其中西班牙、比利时、冰岛、荷兰、意大利的性别平等意识更为彻底,立法不仅保护女性利益,同时兼顾男性利益,领导层的最低配额同时适用于女性和男性。
        德国联邦参议院上周通过表决,支持在国内经济领域的领导岗位设定女性配额。由于执政联盟内部分歧巨大,女性配额目前很难作为法律在德国联邦议会获得通过。德国政府已向九国抗议表示声援,女性董事配额方案很有可能在欧盟部长会议上遭到抵制。九国反对并不意味着立法计划流产,欧盟委员会卢森堡籍的女性司法委员雷丁以锲而不舍、善于攻坚著称。她将积极推动女性配额草案进入欧洲议会的民主程序。
        《里斯本条约》生效之后,欧洲议会的作用得到加强,几乎在欧洲政策的所有领域成为与欧盟理事会平等的立法机构。欧洲议会不会放弃在女性配额问题上的发言权。议员们一直努力在欧盟层面争取更多的女性领导岗位,特别是涉及债务危机的关键部门。九月初,欧元危机的生死关头,欧洲议会突然叫停对欧洲央行执行董事候选人的听证会,理由是欧洲央行执行董事会和理事会的23名成员中居然没有一位女性。解决欧债危机,同样需要女性的智慧,特别是在过去一年中,欧洲央行的男性领导层在应对危机中并没有多少值得称道的建树。欧洲议会敦促欧洲央行制定中长期规划,使女性担纲重要职位成为可能。
        在欧洲,女性在职场中处于两极分化的状态。欧洲政界中不乏女性政治家的身影:欧盟机构是欧洲男女平等的表率,欧洲议会的女性议员比例为35%;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内阁有16名成员,其中6名是女性,比例高达37.5%。但是在欧洲就业市场,不同成员国的女性就业率差距悬殊,许多女性从事短期或非全日制的工作。欧盟每年的高校毕业生中,女性超过50%。在政府、学校等公共机构的招聘启事中,都有同等条件下女性优先的条款。但是高学历在欧洲就业市场并未体现出相应的优势,女性的职业升迁机会、工资水准和退休金都明显低于男性。根据经合组织2012年公布的研究报告,德国全职女性的收入比男性同事平均低21.6%,女性受歧视程度位居欧洲第一。
        对于大多数欧洲民众而言,女性董事配额不过是一项舍本逐末的形象工程。提高女性就业率,实现同工同酬,才是真正的男女平等。
        作者:刘丽荣  来源:解放牛网 日期:2012-09-25
        (刘丽荣,作者为复旦大学欧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慕尼黑大学访问学者)
 

责任编辑:admin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