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妇女健康与发展专业委员会

 

 

搜索
查看: 1930|回复: 0
go

人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5-1-26 18: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蔡宣书 于 2015-1-26 18:38 编辑



    诗人余秀华一下子就火了,如果你不知道,可以去网上搜一下。不过,一个诗人能红多久呢?

    虽然不愿意提,但还是要说,余的走红很大程度来自“脑瘫”、“农妇”这样标签。这是让我们多少有些感到不安的事实,没有办法,现实就是这样。我们不想去批评社会的喧嚣和浮躁,人性如此,何必苛责。我们只是觉得,或许可以借此来谈谈诗歌和诗人。

    诗已经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这年头,谁还在写诗呢?我们都很忙,也很理性,应付现实的世界已经力不从心,哪里还有闲情去读诗?这一点,余倒是让人艳羡,身居山村,行动不便的她,拥有比大多数人充裕的闲暇。

    但这并不是关键原因,紧要的是,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如今,细腻的情感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成了奢侈品,粗粝的心灵则是生存的需要。粮食和蔬菜有了诗意,那是因为我们生活在石屎森林,而冰冷的石屎森林需要冰冷的内心。

    这个世界制定了无数的规则,铺好了许多轨道,有钟表,有地铁,有上下班,跟着走就可以活下去。虽说未经审视的生活是不值得过的,但审视生活可能会自寻烦恼。看起来,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诗人是现在不多的还在时时刻刻思考人生的人。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样的诗情画意对一些人而言不过是画饼充饥,一种虚无的精神寄托。我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它让我产生更深的怀疑:一个人,为什么活着。潦草的一生,草木般枯黄,死去,没有别人知道,又为什么活着。在这最直接的叩问里,可以说:人活着要快乐。但是为什么要快乐?你不知道,你说不出来。”余秀华这样问道。

    “每天割草,喂兔子,为一个兔子的死而悲伤。这就是一个农民在活着。在农村,人与人隔得也非常远,他们除了打麻将几乎没有别的娱乐,这不是堕落,而是真正的可怜。我不知道如果我会打麻将,是不是一定就是他们的一份子,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厌倦,这么多年,除了诗歌,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我厌倦。”余秀华找到了答案。

    对生活本身认真,然后可以做诗人。在这个时代,诗人虽然已经不多了,总还是有的。余之所以被热捧,除了文字的魅力,还在于行为的示范,原来谁都可以写诗。实际上也是,几个月前北京办了一场诗歌朗诵会,除了农民余秀华,还有矿工老井、快递员秦兴威、打工仔小西、理发师红莲,主题就叫“日常生活,惊心动魄”。说起来,诗人本是寻常人,寻常人也可以是诗人。

    也不一定要写诗,做点别的,自己想做的,可以安慰人生的事情,这就是诗意的生活。让自己从庸常的生活中跳出来,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让人生变得有意义。比如,现在越来越多人跑步,除了健身之外,何尝不是在寻找人作为动物的本能,以及真正属于自我的时间。在我们的“态度”栏目也写过很多,比如都市中的木匠,斧凿也是写诗。这些事情都小而温柔,但至少还没有对生活认输。发现了余秀华的《诗刊》编辑刘年说:“因为人间有很多病人和病症,所以,人类发明了诗歌。”

    余秀华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事情很快就会过去。余依旧会一个人去写诗,我们也依旧过自己的生活,但它或许会对我们的生活带来一点点冲击,或多或少在人心底留下一点东西。正如王小波所说的:“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看天下303期社评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大闹一场,悄然离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码 换一个

Archiver|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妇女健康与发展专业委员会 ( 京ICP备11017236号-1 )

GMT+8, 2020-4-10 10:48 , Processed in 0.03125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