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English
 
 
您当前的位置:专业智库 > 委员简介  
 
专业智库
委员简介
 
委员简介

王行娟老师(名誉主任委员)

发布日期:2011-11-16

(王行娟  京华时报-胡雪柏摄)

  王行娟

  第三届妇专委主任委员
现任妇专委名誉主任委员

  妇女问题专家
红枫机构创始人 名誉理事长
促进女性全面发展的实践者和开拓者

 

  主要业绩:


  王行娟,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中国婚姻家庭研究会理事;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中国女性人才学会理事;中国家庭文化建设协会常务理事。曾任中国青年报、北京出版社任记者、编辑,1988年离休之后创办了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1998年创立了为单亲家庭进行心理和社会服务的方舟家庭中心。

   2001年,与天津市妇联合作开展“家庭社区干预实验项目”,将法律和心理服务送进社区,创造了妇女维权的新模式。

  王行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首批记者,职业生涯一直与文字相伴,也是第一个写毛泽东第二个夫人贺子珍的作者,她退休之后完全可以继续写传记、出书,更轻易地名利双收。但退休之时,王行娟却徒手创办妇女研究所开始做妇女问题的研究,之后开通全国第一条妇女热线从女性实际需求出发扶助女性前行。从一个6平米大小冬天透风、夏天漏雨的小屋,发展为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心理咨询中心,王行娟的付出非常人所能想象。

   已经80岁的王行娟如今已从各种岗位上退了下来,但她依然很忙碌。只要有时间,王行娟依然会去红枫中心做督导,看志愿者和求助者的沟通是否能有所成效;依然为了中心的发展各个方面积极沟通……80多岁的老人坐着地铁穿行在拥挤的北京城,心中所想的是做多一点,再做多一点。

  打进电话的人,常常是没有开口先就哭了起来。婚姻问题、亲子教育、婆媳关系、职场困顿、心理压力……深陷其中的人感受到的常常是绝望。热线未必能解决全部问题,但至少带来了希望。

  “当一个人陷入绝望境地时,如果有人伸出一只手,在困境中的人就会重新点燃起希望。”正是这样的理念,让王行娟在经费奇缺、机构身份无法得到民政局认定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到现在。从第一条热线开通,到如今红枫中心已经走过19个年头,培养了600多名志愿者,接听了14万多个热线电话。

  媒体报道精摘:  

 

离休后关注妇女保护

1930年,王行娟出生在一个旧式大家庭。9个兄弟姐妹中,她排行第四。她的母亲是“妾”,在家中地位低下,心情长期抑郁,王行娟小时候母亲经常会拿她当出气筒,动辄对她打骂。1948年,王行娟读完高中后,断然离开了这个封建大家庭,她考入金陵大学,开始了自己生活。解放后,王行娟又进入了《新华日报》,成为新中国最早的女新闻工作者之一,在之后的近40年她一直在新闻出版行业工作,到1988年从北京出版社离休时,她已经是当时知名的畅销书女作家。离休后的王行娟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创办一个民间妇女研究所。

原来上世纪80年代,第二部《婚姻法》公布实施后离婚现象猛增。一些由于丈夫升官发财、移情别恋而被要求离婚的女性,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前组成了“秦香莲上访团”,上书政府要求严惩变心的“陈世美”。与“秦香莲上访团”的接触,王行娟看到了大量无助的女性,也对新时期女性权益保护产生了思考。就在自己离休当年的10月7日,王行娟便在北京成立了民间妇女研究所,这也成为了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的前身。

小买卖支撑妇女研究

妇女所开办伊始举步维艰,王行娟在北池子小学传达室旁租了一间6平米的小屋,又从旧货市场买来两张桌子、三把椅子,这便成了妇女所的办公室。小屋冬天透风、夏天漏雨,一场大雨过后,屋内进水,凳子全部都漂了起来。就在这样的小屋里,王行娟和几个朋友苦中作乐开始了女性权利保护的研究工作。

妇女所除了研究工作,还要想方设法挣钱养活自己。1989年妇女节,北京市妇联在北京展览馆组织了一个展销会。得知消息后,王行娟赶紧去租了一个柜台,又去商店买来一些台布、围裙、毛衣等准备代销挣点差价。半个多月的展销会,王行娟和副所长带着两个临时工每天站柜十多个小时。舍不得花钱雇汽车拉货,王行娟就动员老伴用自行车取货送货,人手不够,她又把正在休假的女儿也拉了进来。就这样起早贪黑了半个月,到清账时王行娟发现只挣了300元钱,连支付临时工工资都不够。

后来,妇女所又与中国妇女杂志合办培训班,对女领导在工作生活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进行分析干预,没想到这个培训却得到了当时很多地方政府的欢迎。尽管培训费很低,但毕竟有了一点收入。

创办妇女心理咨询热线

妇女所成立以后所做的大部分是理论研究,为了让理论落实到实践中,1992年王行娟决定在妇女所开设一条心理咨询热线。当时有人反对说,妇女没有打电话的习惯,这条线肯定热不起来。王行娟也有些担心,但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还是开通并公布了热线。哪知道热线一开通,马上就进入满负荷运转。由于电话不断,妇女所只能不停地增加电话数量。

一次,王行娟接到一个结婚两年的女性朋友电话。她跟丈夫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经过长时间的恋爱才结婚,但婚后生活还是一团糟,两人常为一点儿小事大吵一架。最近亲手带大她的外婆去世了,一想起外婆她就会忍不住痛哭,可是她的丈夫却丝毫不理解,看到她哭就会不耐烦地埋怨说:“谁家没有外婆,谁家外婆没有去世的时候,哪有像你这样没完没了哭的。”

听到这位朋友忧伤的讲述,王行娟说:“我理解你,我理解你对外婆有很深的感情。”听到这句话,这位女性一下子哭出声来,断断续续地说:“老师,你真是太好了,我第一次得到了理解,我就希望有人能理解我。”

王行娟后来一讲到这个故事就会感慨:仅仅是“我理解你”四个字就有这么大的力量!妇女热线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但能深入女性的心灵,抚慰她们的创伤。

 

从1992年开通至今,妇女热线每年平均来话量逾6000个,至今为止共接线近16万个。(来源:网易)